<span id="h6npi"><menu id="h6npi"><rt id="h6npi"></rt></menu></span>
    1. <dl id="h6npi"><source id="h6npi"></source></dl>
      <bdo id="h6npi"><optgroup id="h6npi"></optgroup></bdo>

      <bdo id="h6npi"><optgroup id="h6npi"></optgroup></bdo>
      <tbody id="h6npi"><span id="h6npi"><em id="h6npi"></em></span></tbody>
    2. <nobr id="h6npi"><optgroup id="h6npi"></optgroup></nobr>

        中植系地產往事

        原創 <{$news["createtime"]|date_format:"%Y-%m-%d %H:%M"}>  樂居財經 許淑敏 15.2w閱讀 2023-11-29 14:22
        文/樂居財經  許淑敏

        中植系出險,市場熱議的點竟然是“中植系高管的千萬高薪”。
        已有人盤點,恒天財富總裁周斌,年薪9500余萬,大唐財富董事長張冠宇年薪2500余萬,而新湖財富總裁趙厚璞年薪2100余萬。
        上千萬的薪資,成為網友熱議的地方。
        一旦中植系躺平,上千億的負債壓力,便傳遞給了投資者、上下游供應商、銀行等多方。再加上,中植系資產龐大、結構龐雜,整體影響面廣。
        市場情緒激動,實屬正常。
        回顧過往,解直錕帶領中植系以“中植模式”搭建“全牌照”金控帝國,一度輝煌,還為很多開發商“金主”,背后提供資金來源。世茂、恒大、佳兆業、華夏幸福等十余家房企,都存在于中植系的朋友圈當中。
        只是隨著解直錕離世之后,中植系面臨著“內憂外患”。中植系接班人遲遲未定,管理團隊一直處于調整狀態,另一邊,地產行業風險不斷加劇,中植系亦難免被拖累。
        發酵至今年11月,中植系債務危機全面爆發,中植系也被推至風口浪尖。
        那些曾經依賴地產行業而產生輝煌時刻,一一被翻了出來。
        暴雷前后
        關于中植系,一切仿佛從解直錕離世以后,開始盤根錯節。
        在此之前,中植系還號稱要當“中國黑石”,大肆在北京、上海的商辦、公寓投資市場上屢屢出手,撿漏不動產。
        彼時,地產行業剛進入深度調整階段,市場對行業均處于觀望狀態,而中植系卻依然大手筆,逆勢拓展。
        解直錕對賈躍亭的資產尤為感興趣。當時,樂視大廈被注冊僅5天的“北京衡盈物業管理有限公司”,以5.7億元價格競拍成功,最終查到,競拍人衡盈物業的資金來源系中植系公司所提供。
        另外,北京卓睿物業通過競買號C7UZX以約16.45億元的價格競拍成功老賈另一個項目——世茂工三。
        在股權上,北京卓睿物業由中海晟融持股100%。股權穿透可知,背后真正主人正是解直錕。
        那段時間,中植系收購北京市三里屯區域的整棟70年產權公寓項目、以33.12億元的價格接盤爛尾樓中弘大廈,還從萬通手中抄底北京朝陽區朝陽門外大街6號院的新城國際。
        中植系頻繁地與各大開發商進行商業往來,許榮茂、許家印都成為了解直錕私底下的好友。
        中植系也一度成為很多開發商“金主”。皇庭國際鄭康豪出讓20%股權紓困,最終找來外援康順晟源的背后正是“中植系”,同樣也是解直錕向復活不久的佳兆業提供支援,攜手佳源國際沖進浙江嘉興的土拍市場,恒大背后的資金來源也有“中植系”身影。
        一度輝煌,卻不知,背后隱藏的風險之大。
        解直錕于2021年底離世之后,中植系接班人遲遲未定,管理團隊一直處于調整狀態。再加上,這兩年,伴隨著地產行業風險加劇,樓市恢復緩慢,爆雷房企不斷增加,中植系亦難免被拖累。
        中植系旗下的持牌金融機構中融信托首當其沖。早前,中融信托的大股東便提到中融信托的困境:“房地產行業走勢低迷,因融資環境整體緊張導致流動性問題頻發,中融信托部分相關項目也被迫出現延期情況,信用風險、流動性風險呈現階段性放大的情況,業務經營與投資者關系進一步承壓?!?/span>
        眼下,一些拿著中融信托地產產品的投資人如坐針氈,尤其考慮到市場周知的幾個“地產大雷”項目,背后都閃動著中融信托的身影,不乏泰禾、福晟、華夏幸福等。
        樂居財經此前報道,華夏幸福與中融信托債務涉及四個信托項目,即驥達11號、融昱100號、享融223號和享融287號,所募集的資金分別用于華夏幸福廊坊某縣、西安、合肥、新鄭的四個產業新城項目。中融信托發現,華夏幸福質押的176.49億元的應收賬款出現違規支付的情況。
        更早之前,中融信托還將泰禾訴至法院,這筆欠債高達36億。
        中植系產品延期、逾期等情況不斷,投資者各類投訴、訴訟也不斷。
        發酵至今年11月,中植系終于兜不住,債務危機全面爆發。
        中植集團發布的致歉信當中提及,按照中介機構模擬合口徑測算集團總資產賬面金額約2000億元,但剔除保證金后相關負債本息規模約為4200-4600億元,嚴重資不抵債。
        一切早有跡象,今年8月,中植集團旗下的恒天財富一名理財師曾發布一封自白書。他表示,在逐步壓降規模過程中,2023年6月于資產端大量的應收款沒能及時到位,進而導致流動性缺口,出現了第一次的產品逾期兌付。
        “此次事件涉及的高凈值投資人有15萬人,企業客戶近5000家,職業理財師1.3萬人,債權權益2300億?!?/span>
        霎時間,中植系被推至風口浪尖。
        地產主線
        一個萬億資本帝國的倒塌,當然不能以一概全,輕易斷定個中緣由。金融監管收緊、地產行業下行、商業模式問題等等,都可以成為理由。
        為何重點著墨于地產,在于中植系“帝國”,自地產而始,也算是終于地產。地產行業,貫穿中植系從起步到發展壯大的各個階段。
        盡管解直錕的第一桶金來自于木材行業,但其第一次真正出圈,是來自于地產業務。1995年之后,解直錕開始涉足基建、旅游、房地產等領域。
        他打造了俄羅斯黑河旅游項目、雙鴨山至七星鎮公路、伊春市五營國家森林公園旅游公路、內蒙古大青山水庫等項目。
        最終選擇重倉利潤豐厚的地產行業。中植系在伊春市打造了多個樓盤,包括伊春中植科技中心、伊春市中植村、伊春市南岔中植村等相繼落成。又開始走出伊春市,在哈爾濱、北京、上海布局,甚至還在海南成立了公司。
        時運使然,此時的房地產正值初步發展的階段,大有空間,恒大、萬科、碧桂園等大多數房企,都是趕上了這一股東風。
        或許是逃離競爭激烈的地產開發市場,又或者是想另辟蹊徑,解直錕沒有從地產開發這條路上走下去。他選擇了地產行業的上游——金融,掐住資金命脈。
        2001年,中植企業集團開始進軍金融產業,此后出資重組哈爾濱國際信托投資公司,成立中融信托。
        解直錕以中融信托為造血中樞,觸角遍布資本市場。截至2009年底,中融信托信托資產管理規模首度突破1000億元。
        2010年,中融信托股東變成恒天集團旗下的經緯紡機,獲得了國資背景。
        在國資背景加持下,地產信托承擔起中融信托的業務增長。彼時,銀監會開始限制通道類、融資類銀信合作業務,中融信托一面收縮銀信合作,開始尋找新的業務合作模式,于是地產信托業務“狂飆”。
        當時媒體報道,中融信托的地產項目遍布全國,最快的時候從項目方考察到做信托計劃,再到風控通過,只需要3天。
        期間,地產信托的“快投”,推動中融信托的資產管理規模裂變式增長。數據顯示,2010年—2014年,資產管理規模分別為1820億元、1783億元、3057億元、4882億元、7227億元,四年的時間規模增加了5407億元。
        直到2018年,房地產類業務和融資類業務被監管壓降,中融信托主動調整戰略方向,從2018年開始主動控制資產管理規模和營收。
        但直到2020年底,其房地產業務規模仍高達1291.5億元,所占公司比重18%,為歷年最高。
        2021年,中融信托投向房地產業務的信托資產金額也接近900億元。2022年,規模有所壓降,投向房地產信托資產672億元,只是,占信托資產比例仍高達10.69%。
        深挖中融信托的地產“朋友圈”,包括融創、恒大、陽光城、華夏幸福、泰禾、世茂、藍光、花樣年、中南等房企都位列其中。
        這些房企出現風險問題以后,深陷其中的中融信托只能尋找辦法化債。
        中融信托從幕后走向臺前,被迫下場收購股權、想方設法盤活項目。前兩年,中融信托和房企合作多達120只產品,80%被劃分為“股權投資類”,大多附帶著回購、對賭連帶責任擔保等條款。
        像是中融信托多次成為融創的“金主”,合作頻率增多。僅 2022年,中融信托至少接盤融創
        三家公司的股權,通過入股房企的子公司、關聯公司或項目進行輸血。
        中植模式
        中植系依托中融信托逐漸滲入金融領域,完成了由實業到“全牌照”金控帝國的轉型。
        據官網顯示,中植集團涵蓋實體產業、資產管理、金融服務、財富管理等領域,旗下包括6家持牌金融機構,5家資產管理公司,4家財富管理公司,另外,其控股8家上市公司。
        根據兩年前公布的數據,中植系4大財富公司,累計資產合計資產規模已經高達3.6萬億。
        資產規模龐大,資本布局龐雜。此前,解直錕作為受益所有人的企業多達3116家,股權結構復雜,外界難以穿透了解到其全貌。
        所謂的“中植模式”,讓解直錕一度掙得盆滿缽滿。也正是這一高風險模式,讓中植系跌落“神壇”。
        一邊操作財富管理、信托,以高利率吸引外部投資者的資金,一邊控股上市公司、投資房企、城投債等,以獲得高收益。
        高收益總是伴隨著高風險,對于“中植模式”,爭議頗多。投資者被7%、8%的高利率所吸引,卻往往忽略了產品底層資產是否足夠優質、安全。這便為后來的爆雷埋下隱患。
        中植系的理財產品多數是以房地產項目、上市公司股權為底層資產,風險都不小。地產項目受到市場環境、開發商等因素影響,收入具備不確定性;上市公司股權則受到資本市場行情影響,市值變化不斷。
        曾有中植系人員對相關媒體透露,中植系財富公司以固收產品為主,大量產品涉及“資金池”,就是募集的資本,被挪騰到其他業務上,像是地產、投資等。
        中植系各個平臺之間關系錯綜復雜,資金流動操作空間大。
        因此,業內對于中植系的落幕,并不覺得出奇。
        11月25日,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已經通報,對“中植系”涉嫌違法犯罪立案偵查,對解某某等多名高管采取刑事強制措施。
        此前中植系簡單的一封致歉信,并不能止住投資者的疑慮。
        中植集團稱,由于集團資產體量龐大,產業分布復雜、經營主體和項目主體眾多,大量代持企業資產、關聯融資及對外擔保事項還須進一步延伸審計進行核查確認,最終資產負債狀況可能還會根據核查情況予以調整。
        而這些負債壓力,也傳遞給了投資者、上下游供應商、銀行等多方。

        相關標簽:

        進深

        重要提示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并不代表樂居財經立場。 本文著作權,歸樂居財經所有。未經允許,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本文內容;經允許進行轉載或引用時,請注明來源。聯系請發郵件至ljcj@leju.com,或點擊【聯系客服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相關推薦

        城投褪去“光環”

        原創 樂居財經 01-26

        信托“放水”地產

        原創 樂居財經 01-24
        原創 樂居財經 01-19
        原創 樂居財經 01-15
        2011av免费视频,2019免费a片网站,一级毛片国产自慰,成年人网站黄日本
        <span id="h6npi"><menu id="h6npi"><rt id="h6npi"></rt></menu></span>
        1. <dl id="h6npi"><source id="h6npi"></source></dl>
          <bdo id="h6npi"><optgroup id="h6npi"></optgroup></bdo>

          <bdo id="h6npi"><optgroup id="h6npi"></optgroup></bdo>
          <tbody id="h6npi"><span id="h6npi"><em id="h6npi"></em></span></tbody>
        2. <nobr id="h6npi"><optgroup id="h6npi"></optgroup></no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