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h6npi"><menu id="h6npi"><rt id="h6npi"></rt></menu></span>
    1. <dl id="h6npi"><source id="h6npi"></source></dl>
      <bdo id="h6npi"><optgroup id="h6npi"></optgroup></bdo>

      <bdo id="h6npi"><optgroup id="h6npi"></optgroup></bdo>
      <tbody id="h6npi"><span id="h6npi"><em id="h6npi"></em></span></tbody>
    2. <nobr id="h6npi"><optgroup id="h6npi"></optgroup></nobr>

        實控人套現超1億,保溫杯龍頭哈爾斯定增8億搬遷擴產

        <{$news["createtime"]|date_format:"%Y-%m-%d %H:%M"}>  瑞財經 孫肅博 21.7w閱讀 2024-02-27 14:59

        文/瑞財經 孫肅博

        據說,全世界每3個人使用的保溫杯中就有一個是“永康制造”。

        坐落在小商品之都義烏隔壁的浙江省永康市,被譽為“中國五金之都”、“中國口杯之都”。除了保溫杯,永康的防盜門、智能鎖、電動工具等產品也都很有名。

        在永康市,有一條冠以一家上市公司之名的街道——哈爾斯路。2011年9月9日,哈爾斯(002615.SZ)登陸A股市場,成為了永康市首家A股上市公司。

        作為國內最大的保溫杯制造商,哈爾斯除了擁有自有品牌“哈爾斯”、“SIGG”、“NONOO”及“SANTECO”,還為其他品牌提供OEM和ODM服務,即俗稱的“代工”和“貼牌”。Stanley、膳魔師、虎牌、象印等知名品牌,都與哈爾斯展開過合作。

        2023年12月21日,哈爾斯在發布試水短劇視頻、AI數字人等開展新媒體營銷渠道建設的計劃后,股價一字漲停。幾天后,其發布了一份定增預案,擬募資不超8億元向不超35名特定對象發行不超139,942,899股(含本數)。

        瑞財經《資管K線》發現,哈爾斯此次定增的募資用途其實是想挪廠搬遷。2023年11月底,其競拍獲得了永康經濟開發區一工業用地的使用權,成交價款約1.12億元。

        上輪定增未果,為搬新廠再發8億定增預案

        2023年12月30日,哈爾斯發布定增預案表示,擬募資不超8億元向不超35名特定對象發行不超139,942,899股(含本數)。

        瑞財經《資管K線》查閱后了解到,這次是哈爾斯上市后第二次發布定增預案。

        2016年9月,哈爾斯發布了上市后的首份定增預案,擬募資不超6億元向不超10名特定投資者發行不超3,671.97萬股(含本數)。

        然而,在次年獲得中國證監會的核準批文后,哈爾斯的這次定增便沒了下文。

        根據相關法律規定,中國證監會核準發行之日起12個月內,需完成非公開發行股票的發行工作,否則,此前的批復將到期失效。

        那么時隔七年,再次發布定增預案的哈爾斯,想將募資款用于何處呢?

        定增預案顯示,哈爾斯擬將8億元募資款投入“哈爾斯未來智創”建設項目(一期)。

        據悉,該項目的投資總額為8.62億,其中建設投資7.85億元,鋪底流動資金7,693.41萬元。

        根據哈爾斯的計劃,募投項目的預計建設期為3年,項目達產后,預計年銷售收入為19.32億元,項目投資財務內部收益率為15.82%,投資回收期為7.89年(所得稅后,含建設期3年)。

        哈爾斯在預案中表示,受限于哈爾斯路老廠區的設備條件、產線布局、廠區面積等因素,公司的現有生產水平將在未來市場發展趨勢下出現產能瓶頸,較難滿足未來客戶更加精細的產品定制需求,因此亟需通過此次募投項目實現老廠區產能搬遷、新增產能建設,以實現公司全面智能化轉型升級的發展目標。

        也就是說,此次定增,哈爾斯其實是想籌集一筆搬遷新廠的資金。

        2023年12月4日,哈爾斯公告稱,公司近日競拍獲得了永康經濟開發區S23-03地塊的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,成交價款約1.12億元人民幣。

        2023年上半年利潤“腰斬”,擬投5000萬搞新媒體運營

        “代工廠”一直是貼在哈爾斯身上的標簽。

        在哈爾斯十幾年前遞交的招股書中就可以發現,其于2008年-2010年期間的自主品牌收入占比分別為32.28%、44.76%、38.7%,ODM及OEM的收入占比合計分別為67.72%、55.24%、61.3%。

        所謂ODM,即生產商自行設計開發產品,由品牌商選擇后下訂單進行生產,產品由品牌商銷售。OEM則是指品牌商提出產品的結構、外觀、工藝要求,生產商按要求進行生產,產品由品牌商銷售。

        不論在ODM還是在OEM的模式下,哈爾斯都是“生產商”的身份。其實,就是俗稱的“貼牌”及“代工”。

        哈爾斯介紹首發募投項目時曾表示,募投項目達產后,每年將增加1,000萬只不銹鋼真空保溫器皿的生產能力,而公司將積極參與國際性大型會展,充分展示公司設計理念和品牌形象,擴大公司ODM和OEM業務。足以證明,代工其實是哈爾斯主要的業務支撐點。

        在哈爾斯的招股書中還可以發現,其與膳魔師、PMI公司、Skater公司等多家國際知名品牌商建立了合作關系,為其提供研發設計和生產制造服務。

        在哈爾斯2021年的年報中還可以發現,2020年及2021年其自主品牌的收入占比分別僅24.32%和18.45%,而OEM和ODM合計的收入占比分別達73.65%及79.71%。當年,YETI、PMI(星巴克、STANLEY)、Takeya、Swell等品牌都是其OEM和ODM業務的客戶。

        2021年,哈爾斯的OEM業務及ODM業務分別實現銷售收入17.15億元、1.89億元,分別同比上升74.15%及65.91%。

        不過,對于未來公司整體的發展方向,哈爾斯在2021年的年報中則表示,將重點提升自主品牌的國內市場份額,開拓個性化定制業務,優化業務結構,實現有質量的速度與規??沙掷m增長。

        據悉,自2019年開始,哈爾斯與華為開展了在智能杯領域的合作,生產了哈爾斯華為智選智能水杯,并且目前已迭代到第三代產品,為其自主品牌的發展帶來了新機遇。

        自主品牌的銷售模式方面,哈爾斯主要通過線上、線下渠道雙重發力。線上渠道主要依托天貓、京東、亞馬遜等平臺直接與用戶交易實現銷售 并提供服務;線下則通過經銷商在不同的銷售網點將貨物交付給銷售者。

        在2022年的年報中,哈爾斯并未披露OEM業務、ODM業務及自主品牌業務各自的銷售金額。但足以肯定的是,發力自主品牌已成其重要目標。

        2022年,哈爾斯實現營收24.28億元,同比增長了1.63%;扣非歸母凈利1.97億元,同比增長了58.03%。

        做2023年公司具體經營計劃時,哈爾斯表示,將加快自主品牌的建設,擁抱渠道創新,加快新零售模式實踐與推進數字化經營轉型,從而提升品牌市場份額。

        遺憾的是,2023年上半年,哈爾斯并未交出一份令人滿意的成績單。當期營收同比下滑了27.7%至9.37億元,扣非歸母凈利同比下滑了55.87%至5043.8萬元。

        2022年上半年及2021年上半年,哈爾斯的營收分別為12.96億元及10.73億元,扣非歸母凈利分別為1.14億元及4974.9萬元。

        除了業績下滑,2023年上半年末,哈爾斯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也出現了告負的情況,為-2489.32萬元。而2022年末時,該數值為3.47億元。2022年上半年末,該數值為1.96億元。

        對于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告負,哈爾斯解釋稱主要是報告期銷售商品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減少,同時公司加大自主品牌建設費用投入共同影響所致。

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雖然2023年上半年業績“腰斬”,但年底,哈爾斯發布了一則關于開展新媒體營銷渠道建設的公告。

        公告稱,公司及子公司擬以自有資金開展新媒體營銷渠道建設,包括短劇視頻、AI數字人、影視動漫及其IP合作等,助力品效銷一體化發展。第一期計劃投入500萬至1000萬元,并根據第一期項目實施效果推進后續工作,預計總投入不超過5000萬元。

        除此之外,2023年7月,哈爾斯品牌還官宣了一位代言人——王源。此后,多款產品被打上了“王源推薦”或“王源同款”的標簽,并多次售罄,一杯難求。

        實控人套現1.6億落空,上市后已累計減持套現超1億

        哈爾斯的掌舵者呂強曾這樣感慨道:“哈爾斯從無到有,從小到大,由弱變強,從小山村走向全中國、走向全世界,這一切應歸功于改革開放帶來的好機遇?!?/p>

        公開資料顯示,呂強生于1948年,今年已76歲。1985年至1995年,他先后擔任了浙江永康四路輕工機械廠廠長及永康活動鉛筆廠廠長。1996年5月,他創辦了哈爾斯的前身“哈爾斯工貿有限公司”,任執行董事、總經理。2008年8月至今,其擔任哈爾斯的董事長。

        根據哈爾斯2022年年報,呂強作為董事長從公司領取年薪48.12萬元。此外,其長女呂麗珍作為公司董事、副總裁,從公司領取年薪147.05萬元;其次女配偶歐陽波作為公司董事、副總裁,從公司領取年薪191.17萬元。

        瑞財經《資管K線》發現,多年來呂強已從哈爾斯套現超1億元。

        據哈爾斯的既往公告,自哈爾斯上市后,呂強曾于2016年11月30日通過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了哈爾斯300萬股,套現5433萬元;曾于2020年11月19日-2020年11月23日通過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哈爾斯754.6萬股,套現4,097.48萬元;曾于2020年11月25日-2020年12月2日通過集中競價的方式減持哈爾斯145.4萬股,套現817.15萬元;曾于2020年12月3日-2020年12月30日通過集中競價的方式減持哈爾斯312.39萬股,套現1,615.06萬元;于2020年12月30日通過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哈爾斯150萬股,套現684萬元;于2020年12月31日-2021年1月5日通過集中競價的方式減持哈爾斯46萬股,套現209.76萬元。

        以此計算,自哈爾斯上市后,呂強通過減持的方式合計套現了1.29億元。

        除了減持,呂強還通過轉讓自己的股權實現套現。根據哈爾斯的公告,2022年7月15日,呂強與龔文華簽署了協議,呂強通過協議轉讓的方式向龔文華轉讓2100萬股股份,轉讓價格5.85元/股,轉讓價款約1.23億元,協議轉讓于2023年2月2日完成過戶登記手續。

        同樣是2022年7月15日,呂強曾與魏迪波簽署了協議,擬通過協議轉讓的方式向魏迪波轉讓2800萬股股份,轉讓價格5.85元/股,轉讓價款約1.64億元。

        但2023年2月1日,哈爾斯又公告稱,公司董事會收到公司實際控制人呂強通知,就終止協議轉讓公司股份事宜協商與魏迪波達成了一致意見。

        來源:瑞財經

        作者:孫肅博

        相關標簽:

        資管K線

        重要提示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并不代表樂居財經立場。 本文著作權,歸樂居財經所有。未經允許,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在任何公開傳播平臺上使用本文內容;經允許進行轉載或引用時,請注明來源。聯系請發郵件至ljcj@leju.com,或點擊【聯系客服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2011av免费视频,2019免费a片网站,一级毛片国产自慰,成年人网站黄日本